孙英杰跑着创业:边充电边运营 不能砸了招牌 - 房产 - 甘肃零距离网-甘肃-综合城市门户 主流媒体
甘肃零距离网 | 甘肃综合城市门户 !

孙英杰跑着创业:边充电边运营 不能砸了招牌

昨天早上6点,昔日中国女子长跑名将孙英杰就和丈夫、同为长跑教练的汪成荣(微博)赶到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为他俩筹划近一年的孙英杰长跑

昨天早上6点,昔日中国女子长跑名将孙英杰就和丈夫、同为长跑教练的汪成荣(微博)赶到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为他俩筹划近一年的孙英杰长跑俱乐部开营第一节课做准备。但天公不作美,雨一直下个不停,风也刮了起来。无奈之下,孙英杰夫妇在8点钟之前挨个给营员打电话,将开营的日子往后推。但出乎他俩意料的是,不少营员都冒雨赶来,这堂本已取消的训练课在彼此感动中又上了起来。孙英杰给30多名跑友讲解了怎么安排训练,并带着大家跑了5公里。前奥运冠军 邢慧娜的助阵也令训练营的气氛更加活跃。

孙英杰退役后,她所在的火车头体协迟迟没为她落实政策,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这让她每天几乎都在焦虑中度过。捡起穿了二十多年的跑鞋,是她唯一的选择。借着方兴未艾的跑步热,孙英杰希望这一次跑出去,能带回来比昔日田径场上更大的收获。

并不情愿上路

2013年,孙英杰又一次站在北京国际马拉松的出发线前。这时的她已不是10年前那个创造了2小时19分39秒纪录的中国马拉松明星。作为刚刚恢复训练的2岁半孩子的母亲,孙英杰带着148斤的体重,犹豫着报了业余组半程马拉松。推动她重操旧业的,是眼下略显拮据的生活。“跑步减肥,创业更减肥,比当年训练可累多了。”孙英杰说。

孙英杰并不讳言,她开办长跑训练营的动机,就是想赚些钱。“我俩现在经济上都挺拮据的,汪成荣的单位青海体工大队不给发工资,我从火车头体协退役后也没有落实政策,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我们俩的一技之长也只有跑步和训练,那就必须靠这个去创业了。我是在参加了今年北京国际长跑节后,注册了微博和微信号。”孙英杰说。但完善这个想法,孙英杰用了近1年的时间。她说:“这半年我一直没闲着,去年‘北马’我跑了半程,之后我又跑了上海、新加坡等几站马拉松,今年跑了东营马拉松。我去参赛主要就是去见朋友,他们是可能帮助我创业的人。我的师姐和师妹中的一些人,现在在各地从事着健康跑步的事业。”

几个月的奔波,孙英杰额外的收获就是减肥成功。“去年北马前,我遇到我过去的教练陶绍明,陶指导吓了一跳。我说这算什么,我生孩子时更胖,178斤。不过这多半年全国跑来跑去,加上恢复训练,我就很快瘦下来了。”

外出奔波付出的代价,是快4岁的儿子和妈妈的疏远。“正是好玩的时候,但现在他和他爸爸感情好,不黏我。因为我总是要出门,孩子总看不见我就不想我了。”孙英杰说这话时有些伤感。

为创业先投入

最近几个月,孩子连爸爸的面也见不到了。孙英杰拉着丈夫、北京残奥会田径冠军教练汪成荣一起来北京为组建训练营而奔波。对于两个搞了多年竞技体育的人来说,创业路上的每一步都是新奇而艰难的。

“北京跑步的人群喜欢在奥森跑,我们就把上课的地点设在那里,还有北体大的操场。”孙英杰两人咬牙在奥森附近的永泰庄租了房。“租在这里好处就是上课近了,地铁2站就到,但租房就花了好几万。”她说。

训练营的地点选好了,孙英杰又想给学员定做统一的跑步T恤。两人在北京满城转,这还是他俩第一次给这么多人挑衣服。“不同的材质、版型、面料、颜色、价格,看到眼睛都花了。最终定下一款,从面料到颜色,我特别喜欢,也符合我们健康跑的主题——健康和绿色。”孙英杰又指着训练营T恤上专门找人设计的L0GO说:“印一件T恤衫也要二三十元,所有花费算下来,创业成本就有四五万。”

朋友没少帮忙

支撑孙英杰在创业路上前行的,除了信念和积蓄,就是职业生涯中留下了的丰富人脉。孙英杰感慨,要是没有朋友帮忙,训练营根本开不起来:“长跑训练营这个点子,就是我的教练陶绍明点拨的。因为他发现现在跑步虽然热了,跑步虽然门槛低,但是很多业余爱好者并不知道怎么跑健康,怎么跑不会受伤,所以他就建议我创办一个健康跑俱乐部。”

孙英杰发现,她需要向很多专业人士取经。“在上海,师姐王军霞(微博)帮了我很多忙,她不仅回答了我很多创业的问题,还帮我联系了一些赞助厂商,我从心里感激她。”她说:“在北京我们找场地时,也是朋友帮忙把北体的操场借来搞健康跑活动。此外,我的长跑训练营开营,很多礼品、饮料,也都是朋友介绍的赞助商提供的。”

边充电边运营

训练营对孙英杰夫妇来说,训练不是问题,但运营却是个大问题。孙英杰说这次创业让她开始学习从未接触过的知识,怎么给训练营课程制订合理的价目表,是她遇到的第一个难题。

“自己学了一辈子跑步,可怎么赚别人的钱,真的没学过。”孙英杰说:“不过我可以借鉴师姐师妹们的经验,比如很有名气的吴敏训练营开了两年,面对的上海、北京的白领居多,她的收费挺贵,一个月四节课1600元。而低端的也有,我有个师姐叫郑辉,把训练营开在深圳。她面向的群体是面临体育考试的学生,所以一节2小时的课收费是150元。我经过考察,决定把自己的收费档次定在中档。”

此外,孙英杰还尝试着在网上为训练营招揽学员,甚至开始网上教学。孙英杰说:“每隔一天,我会和长跑爱好者在网上、在QQ群、在微信上聊两个小时,回答跑友们的各种问题。我想这也是孙英杰训练营的特色吧。”

人物

孙英杰

1979年出生的孙英杰是中国女子中长跑的一位名将,2002年亚运会她包揽了5000米和10000米两枚金牌,成绩分别排名当年世界第二和世界第四。2003年世锦赛孙英杰获女子万米铜牌。2004年夺得世界半程马拉松赛冠军,在北京马拉松赛上实现三连冠。2005年十运会组委会宣布孙英杰10000米赛后兴奋剂尿检呈阳性。孙英杰此后提起诉讼,称是被别人下药误服,最终她仍被处以2年禁赛。2005年12月,孙英杰向媒体透露,主教练王德显对其长期殴打并扣留比赛奖金。王德显最终返还60万元奖金和北京的一套住房。2009年孙英杰因预选赛未能达标,无缘第11届全国运动会。2009年底,孙英杰向火车头体协递交了退役申请,结束了17年的职业生涯。

对话

孙英杰:不能砸了招牌

北京青年报(以下简称北青报):你入经营长跑已经算晚的了,信心还足吗?

孙英杰:我相信跑友会认可我的。因为我教的所有知识,都是我几十年从事长跑训练中遇到过的问题和经验积累。我的长处是用大白话把专业理论知识讲明白。

北青报:听说你来北京也有不少做教练的机会,但你都拒绝了?

孙英杰:陶绍明教练给我介绍了很多跑步圈内的大公司、大俱乐部,也有很多老板愿意聘我担任跑步俱乐部的教练。但我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自己干,做自己的老板。

北青报:你目前的营员都是怎么招来的?

孙英杰:北京国际长跑节那天,我开通了自己的QQ群。里面有个玩转马拉松的QQ群,我就去那里面喊了一嗓子,说我是孙英杰。结果当晚就进来了几百名网友。

北青报:现在跑步训练营很多,但收费的好像并不多。

孙英杰:我最初的想法就是一定要向学员收费。因为跑步都会跑,但是能提高又不受伤的训练方法,只有我这样的专业运动员能够讲解。价格不能太贵也不能太低,降得太低等于是砸我的牌子。

北青报:和上千家长跑俱乐部相比,你的优势在哪里?

孙英杰:我做运动员时的成绩是世界级的,我老公也是国家级的田径教练,他带的残疾选手在残奥会上拿了金牌。这些就是我们训练营的优势。

北青报:对训练营的未来,你的目标是什么?

孙英杰:我的野心就是随着训练营的发展,招收一些高端学员,但不是要多有钱,而是要在成绩上有所追求,比如马拉松成绩想达到3小时以内的爱好者,我们可以提供技术支持。

记者手记

“夫妻店”的幸福与烦恼

当孙英杰和汪成荣坐着地铁来北京青年报社接受采访时,他们身上穿的是颜色、款式相同,印着训练营标志的运动服。几个月来在北京忙碌着训练营的筹备,让他们对北京地铁的线路烂熟于心。采访中两人不时接着电话,敲定着首堂训练课的各种细节。这两个与长跑有着不解之缘的人,正为新的创业奔跑着。

汪成荣在2008年残奥会帮助运动员夺取金牌后,曾从中国残联获得百万元教练奖金。但在奖金分配方案上与青海体工大队闹出纷争后,汪成荣除了医保,工资、奖金、公积金等都被体工队停发。因为不让上班,汪成荣去年还曾在朋友帮助下,去丰田4s店卖车。但他觉得那是沾朋友的光,自己又不擅长,所以干了半年就不去了。正如他所说,终究还要做与长跑有关的事。

孙英杰同样有体制遗留问题没有解决。在2009年退役后,孙英杰说火车头体协曾答应给安排工作,后来一拖再拖,也没有解决她的北京户口。作为昔日亚运会冠军和奥运选手,现在每月退役工资不到2000元,这让孙英杰感到窘迫。她说等训练营搞踏实了,还要找有关部门解决没落实的问题。但无论怎样,孙英杰都需要从跑步中重新找回自己,因为这才是她安身立命之本。

相关热词搜索:

热门文章 Hot news
最新文章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