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书院院长许龙城与禅易斋诗书画院蔡丰名院长在台中开展艺术交流 - 文化 - 甘肃零距离网-甘肃-综合城市门户 主流媒体
甘肃零距离网 | 甘肃综合城市门户 !

龙城书院院长许龙城与禅易斋诗书画院蔡丰名院长在台中开展艺术交流

2017年7月11日,陝西龙城书院院长、中华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 许龙城先生与禅易画会会长蔡丰名教授在台湾台中亲切交流。许龙城院长盛赞蔡丰
 2017年7月11日,陝西龙城书院院长、中华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  许龙城先生与禅易画会会长蔡丰名教授在台湾台中亲切交流。许龙城院长盛赞蔡丰名教授在推动两岸文化交流所作出的卓越贡献,称蔡丰名先生是不知疲倦的艺术大家,两岸文化交流的使者,并对蔡丰名教授在百忙中拨冗参加龙城书院台湾艺术交流大展“WayFinding找到大师”艺术家联合展览表示由衷地感谢,希望蔡丰名先生在方便的时候亲赴龙城书院做客、讲学、开展书画艺术交流。蔡丰名先生感谢许龙城先生的盛情邀请,表示有时间一定到大陆秀美山川走一走,看一看,以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和大陆及龙城书院的同仁们一起切磋书画艺术。在交流中许龙城先生盛赞《书画市场报》对蔡丰名教授作品的报道。(李广义)

 

 

 

 

 

         赏读蔡丰名的抽像绘画突然想到“寓言”这个字眼。围绕这个字眼出现的所有言说都是危险的。也是冒着极大风险的。因为,画家近年来的抽像画基本上是带着“寓言”的性质寓意一切画理的“言说”,而这类画法都“说”了什么?或是用什么抽象进行画家的“寓言”探险?从世界审美范围看,用画画的“寓言”是一种大规模灵智诗思的“神密记录。”但是,这一切均被学院派论家们阻拦于公开的言辞之外。临近大众传播媒介的门口,抽象画的叙述被早已经掐断在一种画家主体以摹写、解释、叙事或表达的方式呼应内外世界,参与建构画布上的新世界……蔡丰名的抽像绘画获得的叙事基础,给思索的东西制定新墨境。而不是像当下用另外的审美探险独自说出。作为存在的存在者这个诗意的“探险” 。
 

 

 

 

 

 

        蔡丰名又“探”出了什么画理旨归?对于许多画种画法的各取所长,我本人尤其赏识范曾画理的哲学意味。那么,在解读蔡丰名抽象画与范曾画道的比较时,范曾是将他的绘画理念完全服从于自然,从没有设法去支配自然。范曾唯一的野心,就是自然的卑顺与忠实大自然,这也是范曾为什么把自己喻为“自然之子”的原因所在。
 
       按范曾的“自然说”本来它是自在而已然,把道的审美所在,道的创物更是不可言说……有一次,范曾给我们谈绘画说:“你们看到过一万片雪花,有一朵图案是相似的吗?”记得是刘波第一个回答说:“好似没有吧?”范曾还专一指了一下我:“你说说……”我只是笑而不答。在范老师面前不敢自作聪明,因此,我每每总是听范曾的弟子们在言说。范曾又说:“这种最简易的问题,其实都包涵了一个最根本的宇宙法则,无可穷尽性……”那范曾所说的“宇宙法则”和它的“无可穷尽性”也正好是我本人解读蔡丰名绘画的论点所在。
 
    范曾还说:当我们对一个事物得不到合理的解释时,可借助天才的归纳法,不困于一枝一叶的探究。所谓“直抵灵府”者,不是可道者不道,而是知道“道”的大不可方,是无可穷极的……
 
    我特一引述范曾画“道”的精彩言论后,这也放开了我读蔡丰名的“直抵灵府”,回到蔡博士的抽象画话题上,这个话题于我认为:还是一直被拘禁在黑暗中,外面贴上了种种隐晦的封条。人们像提防一只勐兽一样提防着这个“抽象”的东东。既是我们天真的好奇于一种抽象,被另一种新抽象将替代种种威严的圣词……它们的庄重神情必须让人们觉得,它们的躯体上彷佛不存在性器官一样的物,而不一样的画面呈现出乳峰或是少妇性感的眼神。并且在欣赏蔡丰名的抽象画时,为什么要联想到关于女性的一些性器官,我说不清……这说不清画面上的“性感眼神”也关乎到范曾命名的画“道”,它大不可方,是无可穷极的……重要的是我惊奇于蔡丰名绘画的线条,以“道”的领悟为契机,一艺之外无学,一孔之间撑目可寓教于女性的妖媚或妩媚。而蔡丰名这一“撑目”的“妖媚”一直是独来独去,自行自止。它是带着一种玄学的禅味,溢而为诗,也可为书为画,最求其显“性”昭心,蓄至大极哲理之喻,寓化神赐拳拳向道。而蔡氏画道太高,又太奇,它玄而玄之于体道,再行乎简,可得女体幻影透视于天地身“心”,最红出血来染目平心,都于小补而后快是神来之笔。
 
      把色,声,香,味,触,法,以六根而悟六尘,终极境界是为一个“空”字。空出只有蔡氏画道可“道”抽象的世界表象,它又是内视与内省的,还是个性独一无二的,它是把抽象寓意于一种神秘气场,少了张扬成份而一览无余的性感超拔。这意味着蔡氏绘画是现实中万事万物的女性美化——这如同时间与空间是万事万物的坐标一样。性意识编织在日常的每一个角落,而这个画面上凸现为“女性美化”,它只是“化”开了画家集中的素材中之俯拾皆是的一个分支语言罢了。
 
       也许人们早巳察觉,蔡氏抽象画的性话语得到了社会的好评,专家的点赞。尽管画面上一些“露骨”部分的煽情细节显出难得的开明。可它在我们的心目中,已经令人坦诚地锁定这类严肃与坚硬的绘画术语,不会让人们轻易地产生色情的冲动。至少说是多了一份有关色情的悬念,少了直白中以“有形”表于物之大美,除自我之外他人无从知晓的“无形”意识是画家深悟了中国哲学,必体会老聃无中生有的大玄之妙,有无相生的哲理之奇,这便是蔡丰名最高求之的“无为”大境,妙也,神也……
      作者杨青云简介:杨青云,笔名三道快枪。河南邓州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韶关市批评家协会理事。2014年主持的范曾研究项目被北京市有关单位评为优秀人才。为多家书画媒体机构和中央级报刊聘为高级研究员、副主编、专栏评论家等,其主要着作有《二月河评传》《范曾论》《杨启刚论》《马新朝新论》《深圳天堂的凹陷才是底层的底》《杨青云书法与绘画论稿》《樱花蔡丰名抽象画:寓言性的妙与神结》长篇小说等。现为《范曾研究》书执行总编。范曾研究会会长。
 
       蔡丰名简介:蔡丰名,1946年生,台北人。联合国世界和平大使、美国曼彻大学艺术与文学士、明尼苏达州圣汤玛斯大学国际企管硕士、易经学院  荣誉哲学博士、中国美术画院艺术博士、并为台湾荣获全俄罗斯对外贸易科学院名誉博士教授第一人,国际书画慈善联盟书画交易执行主席、禅易斋诗书画院院长、人民文艺家协会台湾会长、台湾高阶管理全球经贸协会暨中华民国天文理数学会辅导理事长、中国书画家协会北京市分会副主席兼福建省分会副会长、 (台湾)中国艺术协会副理事长、中华世纪书画协会副理事长、中华文联协会副会长、中华易经学院研究所所长、深圳书画艺术学院教授、中国孔府书画院永久名誉院长兼客座教授.

 

 

相关热词搜索:龙城 院长 画院

热门文章 Hot news
最新文章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