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注一掷为哪般 - 汽车之家 - 甘肃零距离网-甘肃-综合城市门户 主流媒体
甘肃零距离网 | 甘肃综合城市门户 !

孤注一掷为哪般

每次一回到港粤,我便觉得我又活过来了。真是奇怪,我明明是一个北方人,现如今却是丝毫不适应北方的气息,
每次一回到港粤,我便觉得我又活过来了。真是奇怪,我明明是一个北方人,现如今却是丝毫不适应北方的气息,反而对这待了多年依然不够熟悉的地方日渐产生留恋与莫名的情愫。

飞机又晚点四个钟,现如今坐航班大约十次便有九次晚点,十分痛恨待在机场的那种茫然感,处处都塞满了神色匆匆的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总有一些浑浊气息,令人不得不皱起眉头。

约了Stella和Amy在酒吧街,三个女人五瓶酒,一瓶干白,一瓶赤霞珠,一瓶梅洛,两瓶波特,以及配有香茅的泰国菜。

喝至中场的时候,Ivan与马来西亚的朋友过来,遂转换场地,打算换去河边的大桌。夜色下的酒吧街灯光摇曳暧昧,在推后椅子刚迈两步,一脚踩空防腐木的台阶,我在众人面前摔了一个漂亮的跟头。

之所以说是一个漂亮的跟头,是因为我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摔倒时,左手握着高脚杯,右手拎着一瓶波特酒与一瓶梅洛,两条腿的膝盖当时便开始渗血,而左手高脚杯里的酒没洒,右手里的酒瓶没碎。

Stella和Amy在将我扶起时,戏谑道,你不去做酒保真是可惜了。

Ivan听到身后的尖叫声转过身来看见我的狼狈样迅速折身过来,我恼怒的朝他看一眼,怒吼,你得赔我一打丝袜。

他笑着应允,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我的蛮不讲理。

从前,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有理可循的女人,但渐渐在发生很多事情之后,才知道,我原来一直刁蛮不可理喻。



膝盖上的伤直至一周后才开始慢慢褪痂,留下两片不大不小的伤疤。

但饮酒从未就此截止,日日凌晨归。

也只有在回到广东的时候,在身边三两好友围聚之时,才会尽兴喝酒,当然,酒必须是喜欢的类型,譬如那两瓶波特酒,是在低温下酿造的酒,冷藏后,在夜色里拿出,配以芝士,是再好不过的。

而在云南时,一帮人围坐一起,不是高度白酒便是大理啤酒,我向来以赖酒出名,能不喝便不喝,众人常说我这人没意思,不喝酒,不跳舞,去到K房居然会打瞌睡。

我不解释,对于我来说,喝酒也是需要一定的场合与参与者的,不是谁都可以让你有心情产生共饮的美好心情。

老熊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还躺在床上睡觉,前一夜的酒尚未完全醒,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只听到他在电话里说回来接我去吃饭便收线了。待反应过来,才知道他已经开车将至,迅速将丢在床边的黑色T恤反穿,再重新脱下换成正面来穿,然后套上短裤单脚蹦到客厅,寻找另外一只拖鞋。

很幸运的是,待我梳洗化妆完毕之后,冲去车库,刚刚看到他驶过来。我忍不住惊叹自己的神速,从前化妆更衣总是磨磨蹭蹭的,总以为没有半个小时谁都别想让我出门,而这一日才用了十多分钟。

我的确很久没有去雾都吃饭了,时间久远得似乎已经让我忘记了这曾是我最爱的日法料理店。

我很惊讶他居然带我来这里吃饭,并且绅士的帮我拉开椅子,熟练的点出我从前爱吃的菜,我差点忍不住问是否在别处受了辜负所以想来我这里寻求安慰,想了想还是将出口的话憋了回去,认识七八年,相互对彼此的个性熟知,没有刻意隐瞒什么,却也没有猜不透的事情。所以说,人和人之间,还是保留一些距离好,如果相对于彼此都如透明,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或许酒喝多了便吃不下太多东西。

往日里可以吃下很多的菜肴,都是伸了伸筷子浅尝辄止,他皱着眉头问我,怎么就吃这么一点,这不都是你喜欢的吗?

我没有说我前一晚酩酊大醉,我只是虚伪的说我最近胃口不好,什么都吃不下。

他喝了酒,便让我开车。我想,他是忘了我是路盲这回事。果不其然,往日里不消一个小时的车程因我开错路去江门兜了一圈而开了两个小时才回来。

我对他说,我一个女朋友因为一个已婚男人自杀。

他只是淡淡的说,这种女人最傻,她死了正好了结了对他的纠缠,对于男人来说,年轻漂亮的姑娘满大街都是,愧疚或许当时有,但时间久了谁都不会记得你,人家老婆还要谢天谢地拜佛烧香。

我在感叹世事冷漠感情贬值的同时亦赞成他说的话。

但是后续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他。

她并没有死,在我欲买机票飞往南京的时候,才知道她已经在医院被抢救了过来。如果换做往常任何一种时候,我想我都会飞过去看她,但是这一次,我什么都没说。

她算好了他进门的时间,她在他关上门的几分钟之后倒在了他的面前,除了吞下一瓶安眠药之外,还有手腕上汩汩流着血的刀口。

她是孤注一掷的,为了她想要的东西走了一条极端的路。

假使他没有回去呢?

可是她对他几年的生活轨迹与个性了如指掌,她算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为了她想要的,不惜将自己搞得伤痕累累。

在她浑身还插着管子的时候,他去办了离婚手续。

这或许是她一直想要的结果。

我在电话里问她,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吗?

电话里我只听到她孱弱的哭泣声。

我从来没有想到现如今,这样狗血的下三滥手段还是管用的,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依然可以让一个男人动容。

话说回来,如果一个口口声声说爱你的女人死在你面前,又怎样能让你无动于衷呢。

只是,这样豁出去的勇气不是谁都有的。

至少我没有。

也或许是我没有遇到那样的一个人值得我下这样的赌注。(文/流云在天) 责任编辑:张佳

相关热词搜索:都是 波特 让我 我在 才知道

热门文章 Hot news
最新文章 Hot news